這套《馬華文學批評大系》是為了紀念馬華文學百年而編,內容以長篇學術論文為主(主要出自個人論文集、學術期刊、國際會議),短篇評論為輔(選自文學雜誌、副刊、電子媒體),時間跨度三十年(1989-2018)。全書以「一人獨立成卷」的形式來編選,最終編成十一卷,內文總計 2,666 頁。原則上,所有入選的論文皆保留原初刊載的格式,除非作者主動表示要修訂格式,或增訂內容。總計有三分之一的論文經過作者重新增訂,不管之前曾否結集。這套大系收錄之論文,乃最完善的版本。(完整序文詳見本頁下方)

總序:殿 堂   /鍾怡雯

  翻開方修(1922-2010)在 1972 年出版的《新馬華文文學大系(1919-1942)• 理論批評》,當可讀到一個「混沌初開」、充滿活力和焦慮、社論味道十足的大評論時代。作為一個國家的馬來亞尚未誕生,在此居住的無國籍華人為了「建設南國的文藝」,為了「南國文藝底方向」,以及「南洋文藝特徵之商榷」,眾多身分不可考的文人在各大報章上抒發高見,雖然多半是「赤道上的吶喊」,但也顯示了「文藝批評在南洋社會的需求」。[註1]

  這些「文學社論」的作者很有意思,他們真的把寫作視為經國之大業、不朽之盛事,披荊斬棘,開天闢地,為南國文藝奮戰。撰寫文學社論似乎成了文人與文化人的天職。據此看來,在那個相對單純的年代,文學閱讀和評論是崇高的,在有限的報章資訊流量中,文學佔有美好的比例。

  年屆五十的方修,按照他對新馬華文文學史的架構,編排了這二十一年的新馬文學評論,總計 1,104 頁,以概念性的通論和議題討論的文學社論為主,透過眾人之筆,清晰的呈現了文藝思潮之興替,也保存了很多珍貴的文獻。方修花了極大的力氣來保存一個自己幾乎徹底錯過的時代 [註2],也因此建立了完全屬於他的馬華文學版圖。沒有方修大系,馬華文學批評史恐怕得斷頭。

  苗秀(1920-1980)編選的《新馬華文文學大系(1945-1965)• 理論》比方修早一年登場,選文跳過因日軍佔領而空白的兩年(1943-1944),從戰後開始編選,採單元化分輯。很巧合的,跟第一套大系同樣二十一年,單卷,669 頁。兩者最大的差異有二:方修大系面對草創期的新馬文壇氣候未成,幾無大家或大作可評,故多屬綜論與高談;苗秀編大系時,中堅世代漸成氣候,亦有新人崛起,可評析的文集較前期多了些。其次,撰寫評論的作家也增加了,雖說是土法煉鐵,卻交出不少長篇幅的作家或作品專論。作家很快成為 1950、60 年代馬華文學評論的主力,文學社論也逐步轉型為較正式的文學評論。

  2004 年,謝川成(1958-)主編的第三套大系《馬華文學大系 • 評論(1965-1996)》(單卷,491頁)面世,實際收錄二十四年的評論 [註3],見證了「作家評論」到「學者論文」的過渡。這段時間還算得上文學評論的高峰期,各世代作家都有撰寫評論的能力,在方法學上略有提升,也出現少數由學者撰寫的學術論文。作家評論跟學者論文彼消此長的趨勢,隱藏其中。此一趨勢反映在比謝氏大系同年登場(略早幾個月出版)的另一部評論選集《馬華文學讀本Ⅱ:赤道回聲》(單卷,677 頁),此書由陳大為(1969-)、鍾怡雯(1969-)、胡金倫(1971-)合編,時間跨度十四年(1990-2003),以學術論文為主 [註4],正式宣告馬華文學進入學術論述的年代,同時也體現了國外學者的參與。赤道形聲迴盪之處,其實是一座初步成形的馬華文學評論殿堂。

  1990 年代後期是個轉捩點,幾個從事現代文學研究的博士生陸續畢業,以新銳學者身分投入原本乏人問津的馬華文學研究,為初試啼音的幾場超大型馬華文學國際會議添加火力,也讓馬華文學評論得以擺脫大陸學界那種降低門檻的友情評論;其次,大馬本地中文系學生開始關注馬華文學評論,再加上撰寫畢業論文的參考需求,他們希望讀到更為嚴謹的學術論文。這本內容很硬的《赤道回聲》不到兩年便銷售一空。新銳學者和年輕學子這兩股新興力量的注入,對馬華文學研究的「殿堂化」產生推波助瀾的作用。

  這四部內文合計 2,941 頁的選集,可視為 20 世紀馬華文學評論的成果大展,或者成長史。

  殿堂化意味著評論界的質變,實乃兩刃之劍。

  自 21 世紀以來,撰寫評論的馬華作家不斷減少,最後只剩張光達(1965-)一人獨撐,其實他的評論早已學術化,根本就是一位在野的學者,其論文理當歸屬於學術殿堂。馬華作家在文學評論上的退場,無形中削弱了馬華文壇的活力,那不是《蕉風》等一兩本文學雜誌社可以力挽狂瀾的。最近幾年的馬華文壇風平浪靜,國內外有關馬華文學的學術論文產值穩定攀升,馬華文學研究的小殿堂於焉成形,令人亦喜亦憂。

  這套《馬華文學批評大系》是為了紀念馬華文學百年而編,最初完成的預選篇目是沿用《赤道回聲》的架構,分成四大冊。後來發現大部分的論文集中在少數學者身上,馬華文學評論已成為一張殿堂裡的圓桌,或許,「一人獨立成卷」的編選形式,更能突顯殿堂化的趨勢。其次,名之為「文學批評大系」,也在強調它在方法學、理論應用、批評視野上的進階,有別於前三套大系。

  這套大系以長篇學術論文為主,短篇評論為輔,從陳鵬翔(1942-)在 1989 年發表的〈寫實兼寫意〉開始選起,迄今三十年。最終編成十一卷,內文總計 2,666 頁,跟前四部選集的總量相去不遠。這次收錄進來的長論主要出自個人論文集、學術期刊、國際會議,短評則選自文學雜誌、副刊、電子媒體。原則上,所有入選的論文皆保留原初刊載的格式,除非作者主動表示要修訂格式,或增訂內容。總計有三分之一的論文經過作者重新增訂,不管之前曾否結集。這套大系收錄之論文,乃最完善的版本。

[1] 本段括弧內的文字,依序為孫藝文、陳則矯、悠悠、如焚、拓哥、(陳)鍊青的評論文章篇名,發表於 1925-30 年間,皆收錄於方修《新馬華文文學大系(1919-1942)• 理論批評》一書。此書所錄最早的一篇有關文學的評論,刊於 1922 年,故其真實的時間跨度為二十一年。

[2] 方修生於廣東潮安縣,1938 年南來巴生港工作。1941 年,十九歲的方修進報社擔任見習記者,那是他對文字工作的初體驗。

[3] 此書最早收入的一篇刊於 1973 年,完全沒有收入 1960 年代的評論。

[4] 全書收錄三十六篇論文(其中七篇為國外學者所撰),三篇文學現象概述。